您的位置: 博乐信息网 > 育儿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困剿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5:34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困剿

“不,我不会让这种事在草原上发生。”

一个声音从外传来,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垂暮的老者走了进来。

他曾经是草原上最强壮的雄鹰,他曾经所有草原部族的圣王,他也曾经横扫武林。

白晨转头看向来者,来者也在打量着白晨。

“小姑娘,你越界了。”阿卓玛冷冷的看着白晨。

“是你先越界的。”白晨淡然説道。

阿卓玛转头看向阿木,阿木微微diǎndiǎn头。

阿卓玛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凝重,再看向白晨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犹豫。

“此事我事先并不知情,便此了结如何?你我相斗,对任何人都没好处。”

“你对一个天人境的家人出手,这种事是任何人都无法容忍的,你现在説就这么算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

“不管你説什么,都只是你空口白话,我是不会承认什么的,即便是让其他五个天人境的来评理,你也占不到便宜。”阿卓玛冷冷的説道。

“我现在不是找他们评理,我只是要一个公道而已。”

“你我都到这份上的人了,还相信什么公道吗?”阿卓玛冷笑道。

“我当然不会天真的和一个天人境讲公道,我是要亲手讨回公道。”

“哦?一个初入天人境的,也要和我这个已经三次天劫的讨公道?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既然我也是天人境,我当然知道,一般的手段对你对我都是无用的,不过。如果将这个空间完全的封闭呢?”

阿卓玛眉头一跳,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大笑着看着白晨:“哈哈……小丫头,你不要忘记了,你我现在同处一室。如果你封闭了空间,你一定会是先倒下的那个。”

“你觉得我会蠢到,用普通的方法封闭空间吗?”

“那你还有什么手段?”阿卓玛不屑的看着白晨。

“你听説过魔狱吗?”

“你説的是那个从未有人布置出来的武阵?那个传説是某个白痴,为了对付一个天人境而设计出来的莫须有的武阵?”

“没错,就是你説的那个魔狱,现在。很荣幸的向你介绍,这片庄园已经陷入了魔狱之中。”

“哈哈……”阿卓玛的笑声显得有些的寂寥,并没有人与他和声。

阿卓玛笑着笑着,似乎觉得有些乏味,不禁停下了笑声。

“你説你懂得布置魔狱?”

“我懂。而且我比你口中説的那个白痴,设计的更加完美,你现在可以试着逃走。”

“逃?我为什么要逃?你真的觉得能吓退我?”

“太上老祖,您小心diǎn,此人的丈夫心智手段通天,不要掉以轻心。”

阿卓玛从来没有掉以轻心过,因为他非常清楚,任何一个能够成为天人境的存在。都不能掉以轻心。

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不相信魔狱的存在。

阿卓玛看了眼白晨,又转头看向阿木:“阿木。你过来。”

白晨并未阻拦,也能为阿木根本就到不了阿卓玛的身边。

阿木发现,自己似乎是陷入了一个怪圈不过两丈的距离,却怎么也到不了阿卓玛的身边。

阿卓玛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很显然,他比阿木更快的发现武阵的存在。

可是。自己居然没发现这个武阵的作用和阵眼。

要知道,一般的武阵。是逃不出阿卓玛的眼睛的。

到了他这种境界的存在,世间万物都脱离不了一些基本的规则。

而天人境的存在。可以看破常理。

武阵也不例外,除非对方的武阵已经到达了,超越天人境的地步。

不然的话,不可能让自己都无法看穿。

阿卓玛伸出手,想要抓到阿木,可是明明不过几米的距离,却让他抓空了。

“没用的你所看到的,只是影像而已,你的这个小孙女可不在你的眼前。”

阿卓玛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转过头看向白晨:“小丫头,把阿木放了,此事我既往不咎!如若不然,你和你的家族,都将不得安生!”

白晨显露出一丝冷笑:“你越是威胁,就説明你现在越是不安,再説了,此事我也没打算善了,至于你説的那番话,你今夜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两码事,更何况是将来。”

阿卓玛终于不再压制自己的气息,天人境的气息,就如暴虐的狂风一般,瞬间释放出去。

刹那间,整个小镇都笼罩在天人境的气息之下。

对于普通人来説,天人境的存在就相当于神一般。

白晨轻轻打了个响指,一股更加强大的压迫凭空出现,直接将阿卓玛的气息压制住。

阿卓玛的脸色惊怒,这股压制他的气息完全就是凭空出现的,不是他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天人境强者发出的。

“你现在所处的是一个绝对封闭的空间,你所释放的力量,都会被空间的壁垒反弹回来。”

“我要你死!”阿卓玛怒吼着,突然冲向白晨。

可是白晨依然坐在原位,阿卓玛的动作瞬间凝固,怎么也抓不到白晨。

白晨指着dǐng面,地面出现了一条线:“看到这条线了吗,这叫做两界线,知道两界限是什么吗?意思就是武阵超越圣级后,武阵自成空间,独立于正常的空间,也就是説,现在看起来我就在你的面前,其实我们相隔着十万八千里,你又奈我何。”

“阁下,你好歹也是天人境的存在,难道只会这种卑鄙的手段吗

?”

“你一个天人境都好意思出手对付普通人,我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就算我现在受困于你的武阵之中,可是你觉得能困的了我多久?”

“不用太久,只要你破不了阵。每隔一个时辰,武阵就会缩小一半,而魔狱的空间非常小,只相当于这个房间内这么大,你可以算一算。你的身体能被挤压成肉饼的样子。”

阿卓玛的脸色终于开始凝重起来,他并不精通武阵,而且对方的武阵造诣高明到自己都察觉不出端疑,又如何能破解的了。

阿卓玛突然向上一飞,想要直接遁逃走。

可惜,当他刚刚突破了屋dǐng。立刻就被一个看不见的壁垒挡了回来。

“我不是説过了吗,你是逃不走的,你还是把心思用在破阵上吧。”

阿卓玛不信邪,又试了几次,一次比一次的力量更大。可是那个壁垒i反弹的力量也越来越强。

“太上老祖!”阿木担心的看着阿卓玛。

一个时辰后,阿卓玛所在的空间开始收缩,阿卓玛很清晰的感觉到空间传来的压力。

一个就那么大的空间,里面的质量并未改变,可是体积缩小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压力增加了。

阿卓玛终于有些慌了,白晨微笑的看着阿卓玛的慌乱。

这就是草原上的神啊!

曾经的他是何等的高高在上,可是面对生死的时候。他所表现出来的不知所措,也与常人没什么区别。

第二个时辰的时候,空间再次缩小。压力呈几何倍数的增长。

当然了,这diǎn压力阿卓玛还可以承受,只是心中的压力,却让他不知所措。

死亡的瞬间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即便阿卓玛是天人境的存在。即便他的意志远超常人,可是他依然无法忍受这种心理上的折磨。

三个时辰后。压力再一次增加,而这次就连阿卓玛都感觉到了压力。

就连呼吸都变得迟钝。阿木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太上老祖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这让阿木非常的痛苦,也非常的后悔。

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天真,为什么要去招惹一个招惹不起的人,招惹不起的家族。

牵连了所有一切,自己所珍惜所重视的一切。

此刻阿木已经泪眼婆娑,跪在了白晨的面前:“我求你,放过太上老祖吧,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来承担……”

白晨瞥了眼阿木,眼中只有冷漠。

对敌对友,白晨分的很清楚。

阿卓玛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如果把他放走,那就等同于放虎归山。

白晨绝对不会那么天真的以为,阿卓玛会与自己相安无事。

白晨更不会天真的觉得,阿木的泪水是因为她是真心悔悟。

她现在所有的泪水,仅仅只是因为她的失败,而不是她知道自己的错误。

她在恐惧,她不敢面对的结局。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阿木……不要求她!我长生天的儿女,绝对不能向敌人屈膝!”

即便是此时此刻,阿卓玛还保持着自己的尊严。

白晨看向阿卓玛:“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自爆,很无奈,可是也是你唯一的选择,我也觉得你的这个小孙女的祈求是愚蠢的,敌人是她自己选的,而向自己选择的敌人祈求怜悯,也是可笑的。”

阿卓玛的目光闪烁不定,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

“你就等着其他的天人境向你的报复吧,你破坏了盟约,你对另外一个天人境出手!”

“这你就错了,不会有谁为死者伸张正义,特别是天人境的存在,我完全可以随便找一个理由。”

“你……”

“别你你我我的了……你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杀死一个天人境,这可是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的事情,看来我即将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事情了。”未完待续

北京华博医院宋宗禄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能刷卡吗
北京华博医院夏从芳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营业时间
北京华博医院崔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