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博乐信息网 > 时尚

喬先生枯樹砸死我母親誰該負責

发布时间:2019-11-08 23:17:49

乔先生:枯树砸死我母亲谁该负责

新报(实习 王树天 刘 惠) 9月11日,呼和浩特市读者乔先生向本报反映: 我的母亲叫仇贵香,今年70多岁了,住在赛罕区黄合少镇新脑包村8月28日,我父母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捡树枝,不料此时一棵枯树突然倒下来,我母亲躲避不及被砸中后脑,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发至今,没有任何单位为此负责

9月11日上午,跟随乔先生来到事发现场,当时砸中仇贵香的树还没有被挪走,这棵树长10多米,树枝上光秃秃的据乔先生介绍,这棵树已经枯死,但由于没有林业部门的批准,一直没有砍伐乔先生的父亲乔维世告诉: 事发是在下午1点半左右,我们捡树枝时,我突然听到很大的响声,回头一看,一棵树被挖掘机挖倒并向我们砸过来,我就喊老伴儿快跑,结果她没跑几步就被树砸在头上

据了解,当时村里有不少村民正在附近聊天,目睹了这一幕村民刘果梅告诉: 当时听说人被砸了,挖掘机的司机赶紧下车,帮着救人,但是后来他被公安局的人带走了 村民兰龙盛说: 挖掘机的司机是村里改造自来水管道时雇来的我听说当时是乔维世主动要求挖掘机司机把树挖断的

当地村民说,挖掘机司机大约40多岁,家庭困难,事发时并不知道无资质操作挖掘机是违法的,还对仇贵香进行抢救,后被警察带走

乔先生告诉: 当时驾驶挖掘机的司机没有任何操作挖掘机的执照,施工时也只有他一人,严重违反施工安全法规管理挖掘机的施工单位是村委会请来的,因此,理应由村委会对我们进行赔偿

对此,采访了新脑包村村委会主任葛俊平,葛俊平表示: 挖树并不是改造自来水管道的必要工程,是乔维世要求挖掘机司机将树挖断的,因此乔维世和挖掘机司机应当对事故负主要挖掘机司机是我们村委会请的施工单位雇的,和我们并没有直接关系因此,事故的方并不是村委会

就此采访了呼和浩特信泽法园律师事务所的王钢律师,王律师表示,这个事故的主要方应当为施工单位,但如果施工单位没有施工资质,新脑包村村委会也应当负相应

9月16日,乔先生告诉,自采访到9月16日,关于赔偿,几方面还未达成协议,他表示将诉讼于法律

中医治疗心肌梗死
急性心衰和慢性心衰的治疗
儿童感冒咳嗽吃什么专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